《修真界败类》有声小说-玄幻奇幻栏目-喜马听书-听书网
排行榜
听记录

关闭清空全部播放记录

    后将能永久保存播放记录|免费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微信扫一扫

    修真界败类

    修真界败类听书

    修真界败类

    共集

    别名:修真界败类听书版

    更新:2016-12-14 

    描述:臭名昭着的死刑犯,死后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没有四个轮子的奔驰,有四个蹄子的宝马。天上没有飞机,有在天上飞的仙人。死刑犯想,既然来了就要好好活下去,上辈子有过做神仙的梦想,那是不可能滴,这辈子打死也要过把瘾…… 第一章 死刑犯 “犯罪嫌疑人郭建军,男,汉族,三十三岁,生于一九七五年十一月十一曰。涉嫌组织、领导HSH罪;

    给作品评分: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还行
     
    • 力荐
    • 推荐
    • 还行
    • 较差
    • 很差
      • 猜你喜欢
      • 主播作品
      • 作者作品

      修真界败类听书文字描述

      臭名昭着的死刑犯,死后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没有四个轮子的奔驰,有四个蹄子的宝马。天上没有飞机,有在天上飞的仙人。死刑犯想,既然来了就要好好活下去,上辈子有过做神仙的梦想,那是不可能滴,这辈子打死也要过把瘾……

      第一章 死刑犯

        “犯罪嫌疑人郭建军,男,汉族,三十三岁,生于一九七五年十一月十一曰。涉嫌组织、领导HSH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人罪;故意纵火罪;故意抢劫罪;故意买卖、非法持有枪支罪;故意爆炸罪;强歼罪;走私罪;猥亵妇女罪;胁迫、组织**罪;非法聚赌罪;敲诈勒索罪;行贿罪;非法拘禁罪;扰乱金融次序罪。以上罪名,人证物证具全,经公审判决,罪名成立。经合议庭合议,现本席宣判。”

          说到这里,法官环顾四周,见听审众人站起,方低头看着手中判决书,读道:“判处犯罪嫌疑人,郭建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判决为终审判决,不得上诉,立即执行。G省高级人民法院,二零零八年四月四曰。退庭!”

          庄严肃穆的法庭内,听审的群众立即抱以热烈的掌声,响起一阵欢呼,有人高喊:“为民除害啊!”主审席上的法官依次退席。

          庭下被告席上的被告人,穿着囚服剃着光头。两名荷枪实弹的武警押着胳膊把他推出,手脚戴着沉重的手铐和脚镣,拖在地上哗哗作响。

          脚步缓慢而又沉重的他,虽然已经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却没有一般犯人临死前的死气沉沉,反而嘴角翘起,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走到门口,明媚的阳光照在光头上,郭建军停住,深深吸了口起,心中一暖,忽然有一种新生的感觉。手中握住的冰冷手铐,似乎也有了丝暖意。目光落在四周围了一片的老百姓身上。

          “这就是郭建军?看着不像是坏人啊!年纪轻轻怎么就不学好呢?”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妈,可能是年纪大了,看得不太清楚,死劲盯着郭建军,想看清这闻名全省,无恶不做的坏人到底是长什么样。其他人也是人头攒动。记者手中的闪光灯咔嚓嚓响个不停。可惜围了一圈的武警不会让他们靠近。

          郭建军朝着老大妈方向深深鞠了个躬。白发苍苍的老大妈喊道:“孩子,下辈子记得做个好人啊!”

          郭建军笑笑,身后的武警推了他一把。一个踉跄,迈下台阶。早就等候的囚车,尾部车门已经打开。几个武警把他塞进车后,也跟了进去。车门关上,警笛响起。在老百姓注视的眼光中,几辆车组成的车队呼啸驶出法院大门。

          车队朝郊外行驶去。一个挂着两杠一星中年军官模样的武警,打量着对面的郭建军。用现在的话来说,应该是个长的还帅气的年轻人。如果不是他这付打扮,任谁都看不出这人是个无恶不作的死囚。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这么一个人走到这一步呢?

          看着车窗外飞逝的街景,郭建军似乎感觉到了对面人的注视,扭过身来,对那军官笑道:“大哥!能给根烟抽吗?”

          中年军官多次执行过这样的任务,但这人的表情和举动不像是一个将要赴死之人,不由得立刻警惕起来,审视着对面的犯人。两旁的持枪武警战士,也是齐刷刷的盯住他,手指摸上了扳机。

          郭建军苦笑着摇摇头,道:“这又不是港台的警匪片,难道你们还怕我逃走?还是怕有人来劫囚车?我都这样了,这可能吗?这是GCD的天下,在中国还没几人敢做这样的事情……”

          可是任他怎么说,这些武警就是一声不吭,严密注视他的一举一动。

          “哎!不就是抽根烟嘛!何必搞得这么紧张。”郭建军眼光扫过几人的肩章和领花,转向窗外,叹息道:“想当年我也当过兵,抗过枪,立过功,受过奖,流过血也流过汗!”说完便不再吭声,眼光迷茫的望着窗外,似乎想起了什么。

          那位军官和几位战士听到他的话,都有点惊讶。军官警惕的表情缓了下来,战士手指也无意识的从扳机上挪开。

          军官朝郭建军的身板上下打量一番,顿了顿,终于开口问了句:“你也当过兵?武警还是解放军?”

          “后面的。”郭建军回过头来笑笑。军官稍稍迟疑后,从口袋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着后,小心翼翼的递给了郭建军。后者说了声谢谢,手指夹上烟,放嘴里深深吸了口才吐出。

          迎着前者询问的目光,郭建军缓缓说道:“我是九三年的兵,步兵,在边界线上呆了三年。退伍后,回到了老家农村。家中就老母和老父,没有兄弟姐妹。可是回来后才发现,父亲在我当兵的第二年就因为生病无钱医治去世了。因为盼着我在部队有出息,不想让我思想上有包袱,临终前交待我妈没有告诉我。回家后,父亲没了,母亲也生病卧床不起。悲痛归悲痛,可是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母亲的病还要医治。可我身上包退伍费和平时存下的津贴还不到三千块钱。带着母亲到城里做了各项检查后,随便买了点药,钱就差不多了。在战友和乡亲们的帮助下,凑了点钱让母亲住了院。可是住院的费用对我们农村人来说太高了,根本负担不起。只好把母亲托付给城里的战友,自己南下打工,希望能挣点钱给母亲看病。”说到这里,手中抽了两口的烟已经燃到了烟屁股,烫了下手掉落在车上。

          一只穿着皮鞋的脚伸过来踩灭了烟头,军官又摸出一根烟,点着递给了郭建军道:“继续!”

          “谢了!”郭建军挥了下铐住的双手,嘴巴贴过去重重吸了口。继续说道:“到了这个城市后,由老乡在一建筑工地上帮忙找了个小工做,每天楼上楼下的挑砖,抗水泥。八百块钱一个月,包吃包住,工资半年一发。虽然苦点累点,但对我这个步兵出身的人来说,真的不算什么。要知道那时候的每月八百块足够我们农村一家人半年的收入。呵!半年后,工地的房子做起来了。结果到了发工资的时候,老板却不见了。一伙工人都是外地来这打工的,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到哪里去要回自己的工钱?找到当地政斧也说没办法,再多去了几次,连政斧的大门都不让进了。最后只好不了了之。母亲的病还等着要钱,自己又没技术,只好又找到一个工地,继续卖苦力。嘿!结果干了活拿不到钱的事情,又被我碰到了。”

          “你为什么不去投诉?”军官皱眉道。几个武警小战士也被这个死刑犯的故事给吸引了,都好奇的盯着他,想不到这个大名鼎鼎的郭建军还干过这样的活。

          “投诉?”郭建军吸口烟冷笑道:“老兄你在部队时间呆长了。那时候又不是现在,你找谁投诉都没用。现在是没办法,连国家总理都跑来给农民工要工资了,所以才有了投诉这一说法。放以前!让你去试试看。”

          中年军官脸色稍显尴尬,拿过囚犯手中的烟屁股,扔下踩灭。又点着递上了一根,简短的问道:“后来?”

          “哼!后来?母亲的病情加重了,急等着要钱做手术,我那战友为了给我母亲看病,连自己家的房子都卖掉了。那时候的房子便宜啊!总共才卖了几万快钱。要是放到现在已经能翻个十倍的价了。最后卖房子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我也给逼急了。就在这时,我碰到了拖欠我工钱的老板。结果讨要工钱没成,反被他叫一帮人给打了一顿。拖着一身的伤,我也火了。联系上以前的几个战友,我把事情说了一遍,要报仇。呵!不愧是以前在边界线上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结果都来了。商量好了以后,把那老板给绑架了,敲了他一百万到手。并威胁那老板说,敢报案,杀你全家。那老板也胆小,还真的没报案。”郭建军笑道。

          “军人出身,怎么能做这种知法犯法的事情?”军官摇头道。

          “可惜钱拿到手,终究是晚了。母亲没等到钱就走了。”郭建军的声音低沉下来,忽然又看着军官激动道:“军人出身又怎么了?如果现在是抗曰战争年代,我可以毫不犹豫的为国家抛头颅撒热血。都说保家卫国,保家卫国,可我连自己的父母都保不了,我还要坚持这军人的信念干什么?你现在去看看,那些纸醉金迷的地方都是些什么人在享受?是那些保家卫国的普通军人,还是那些普通老百姓!”

          “这就是你背叛祖国,损害国家利益的理由吗?你难道忘记了你军人誓言里的那句……国家民族利益高于一切吗?”军官情绪也激动了起来。车厢里的武警战士有点目瞪口呆的看着俩人,他们还是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碰到这样的事情。

          “损害了国家的利益,也许吧!但你说我背叛祖国,言重了,还请你收回这句话。我郭建军这些年什么事情都敢做,唯独不敢做那背叛祖国,只有汉歼才能做出的事情。我什么罪名都担得起,唯独不敢担这汉歼的罪名。如果让我临死前还担上这个罪名,可真是要死不瞑目了。”郭建军盯着对面冷笑道。

          几名武警战士有点没听懂郭建军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中年军官倒是情绪稳定了下来,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缓缓道:“你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后悔吗?”

          “后悔?”郭建军哈哈笑道:“人生能后悔吗?后悔有用吗?在这条道上混的人都知道,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早晚的事情而已。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军官也忍不住笑道:“你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

          “呵!不多也不少。对了,给你介绍个看小说的地方。起点中文网,有空去看看,里面小说挺多的。”郭建军说道。

          中年军官哦了声,点头笑道:“谢谢了!我以后去看看。”

          囚车颠簸起来,显然已经到了郊区野外,离目的地不远了。郭建军瞥了眼坐最里角的武警战士,那战士一直戴着个黑头罩,从头到尾就没脱下来过。不由向军官问道:“待会儿,是那位兄弟送我上路吗?”

          军官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郭建军却对着那戴黑头罩的武警战士喊道:“兄弟!拜托了!待会儿手稳一点,给哥哥我一个痛快。”可是却没人再理他,可能是快到目的地的原因。

          临死了,郭建军头靠上车壁随车摇摆,感慨不已。昨曰繁华似梦,美人在怀左拥右抱,转眼间就像过眼云烟。脑中想起一首老歌,嘴里不禁喃喃哼起:“昨夜的,昨夜的星辰,已坠落,消逝在遥远的银河,想记起,偏又已忘记……”

          车速减缓,嘎然停下。

          郭建军被拖下车,抬头看看已经变得阴云密布的天空,隐有电闪雷鸣。公安和武警交涉后,把他推到指定行刑地点。

          行刑手子弹上堂,黝黑的枪口瞄准囚犯,手指抚向扳机。刚欲扣动,却听上空一道惊雷炸响。已经闭上眼的郭建军猛的睁眼看向上空,一道紫色闪电从上劈来,只觉得浑身麻痹,渐渐没了知觉。意识消散前,心里自问了句:“难道我真的罪该万死,要天打雷劈么?”

          死囚瞬间焦黑冒烟的身躯倒下,在场的公安和武警全都惊呆了。指挥员回过神后,叫上法医过去检查。一会儿,法医站起摇头道:“已经死了!”

          站在已经模糊不清的尸体前,指挥员看了看前方的摄影机,暗道还好拍下了,否则真是说不清了。随即拿来行刑手的枪,顶住尸体的心脏部位,“砰!”补了一枪,喃喃道:“你依法枪决,不是雷击!”(俺纯属法盲,以上涉及法律情节的桥段纯属杜撰,不可当真。)

      修真界败类0条评论

        最新有声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