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金天师(活人回避):紫襟故事》有声小说-恐怖悬疑栏目-喜马听书-听书网
排行榜
听记录

关闭清空全部播放记录

    后将能永久保存播放记录|免费注册

    微信扫一扫

    摸金天师(活人回避):紫襟故事

    摸金天师(活人回避):紫襟故事听书

    摸金天师(活人回避):紫襟故事

    共集

    别名:摸金天师(活人回避):紫襟故事听书版

    更新:2017-08-17 

    描述:新浪微博:@有声的紫襟 微信公众平台:有声的紫襟 【摸金天师】盗墓小说,又一巅峰力作! 二十岁那年我因为贪财收了一件不该收的古董,从那以后,为了活命,我不得不一次次出入那些对于活人来说十死无生的禁地。 秦岭大山里的墓葬群,西北戈壁中的无人区,浩瀚深海下的失落遗迹,雪域高原上的死亡禁区…… 或许有一天,当你因为贪婪

    给作品评分: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还行
     
    • 力荐
    • 推荐
    • 还行
    • 较差
    • 很差
      • 猜你喜欢
      • 主播作品
      • 作者作品

      摸金天师(活人回避):紫襟故事听书文字描述

      新浪微博:@有声的紫襟 微信公众平台:有声的紫襟

      【摸金天师】盗墓小说,又一巅峰力作!

      二十岁那年我因为贪财收了一件不该收的古董,从那以后,为了活命,我不得不一次次出入那些对于活人来说十死无生的禁地。

      秦岭大山里的墓葬群,西北戈壁中的无人区,浩瀚深海下的失落遗迹,雪域高原上的死亡禁区……

      或许有一天,当你因为贪婪而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时,你就会发现睡觉时有东西站你旁边,告诉你,天黑了,一起来玩玩吧。

      第0001章 百辟刀

        我叫葛天中,今年刚满二十,出生在一个古玩世家,家人世代都是做古董买卖的,具体有多少代人把玩这个东西到现在已经数不清了,反正听我爸说,最早开始倒腾这东西老祖宗已经能追溯到东汉末年了,只是那个时候他干得事情已经不能称之为买卖了,基本上是两手空空发死人财。

          没错,我家那位老祖宗就是一盗墓的。

          只不过据说他后来死在了一个大墓里,从那以后子孙后代就再也就在没下过墓了,到了我这一代,更是干脆连古董都碰不得了,没办法,我是一个早产儿,母亲也为了生我难产早早的去了,以至于我先天体弱,用我爸的话说就是八字不够坚挺,先天阳气不足,比一般人容易碰到不干净的东西,做古玩买卖简直跟找死没区别!

          毕竟,古董往好听了说是叫古玩文物,可到底还是陪葬品,是死人的东西!做这买卖,简直就是从人家死人手里抢东西,你说如果八字不够坚挺的话,碰了这玩意能有你的好?我家世代都是干这个的,因为收古董撞到的怪事也不是一件两件了,家人忌讳也是正常的,我的名字天中也是因为这个而起的。

          我爸说端午节是一年中阳气最重的一天,而端午节也叫天中节,给我取名天中也是想借天地的气运来弥补我八字阳弱的问题。

          就这样,在我老爹的保护下,我安安稳稳的活了二十来年,没受过苦,也没遭过什么罪,日子过的也算平静,直到半年前那件事情发生以后,我一成不变的生活轨迹才有了一些改变。

          那天,我如往常一样在上课,可我爸的助手李叔却忽然来了我的大学二话不说给我请了假开车载着我走了,后来我才知道——我爸出事了!

          大概就是在我爸出事一个月前吧,一伙盗墓贼发现秦岭那边出了一个墓葬群,这个墓葬群有些年代了,里面的大墓很多,基本上都是隋朝以前的墓,这伙盗墓贼只是盗了一个,就搞出将近两千多件古董流向了古玩市场,而且也不知道是那伙盗墓贼里的哪个大嘴巴干的好事,消息竟然走漏了。

          这可是近些年来很罕见的事情,整个古玩界一下子都炸窝了!

          一时间,到秦岭“包山开矿”的人是数不胜数,其实也都是一群盗墓贼,打着包山开矿的幌子,方便的是他们挖山掘墓的行当!

          甚至,还有一些当地的村民都加入其中。

          我爸一听说这消息,哪里还能坐得住?当下就收拾东西跑秦岭收“荒货”去了,荒货是古玩界的行话,就是指那些散落在乡下农村被那些大字不识一个的村民埋没了的古董,现今古玩市场上的绝大多数古董都属于“荒货”。

          只不过这“荒货”也是参差不齐,没点眼力的人还真做不了,而我爸就是那种有“慧眼”的人,比如在十年前,有一次他去乡下收“荒货”,途经一家农舍的时候,发现一个妇人正拿着一根黑乎乎的东西捅灶火,我爸一眼就看出那黑乎乎的东西其实是一把八面汉剑,据说是那妇人的丈夫种地的时候从地里刨出来的,结果被那妇人当烧火棍用了,后来他花了200块钱就从那妇人手里把那八面汉剑收了过来,倒手就卖了43万!

          这就是收“荒货”的好处,运气对了,一下子能赚一大笔钱,干我们这行的就这样,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

          所以我爸跑去秦岭收“荒货”的行为很正常,这事儿我也知道,当时就没多问,毕竟那秦岭有那么大的一个墓葬群,古董因为雨水冲刷、山体塌陷等原因露到地表,最后散落在民间的几率很大,跑去收“荒货”很有可能能大发一笔。

          可我没想到的是,我爸这一去,就再没回来。

          带回噩耗的是和我爸一起去的一个古董商人,我爸到底是怎么没的,我也曾经问过李叔,可李叔说我现在还不能知道,对我没好处,等我有了能力了他再告诉我吧。

          我知道我爸的死肯定没那么简单,但李叔不说,我也没办法,而且为了生存,我只能接手我爸的古玩店,即便我八字阳弱不适合干这行也没有选择,所幸有李叔帮忙,我倒是能兼顾得了学业。

          就这样,我过上了在古董店与大学之间来回奔忙的生活,可惜奔忙了半年古董店也没什么生意,反而我爸给我留下的存款倒是一天比一天少了,我心里干着急不说,还一天到晚惦记着我爸的死因,这半年来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我知道,一天不弄清楚我爸的事情,我一天就不得安生,我和我爸相依为命,莫名其妙的他人就没了我说什么也不可能善罢甘休。

          ……

          这一天,如往常一样,我上完上午十点钟那堂大课以后,因为今天再没课了,所以就跑去我爸给我留下的古玩店了。

          然而在楼上还做热屁股呢,就听楼下传来一阵阵的争吵声,我当时就跑了下去。

          下了楼以后,我才发现李叔是在和一个四十岁上下、穿着一身迷彩服,背上背着个狭长粗布包裹的中年男人争吵,李叔一个劲儿的把那男人往外面推搡,一边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收‘鬼货’!”

          那中年男子一边顶着不肯出去,一边操着一口带着浓郁陕西口音的普通话说道:“您还没看我的货呢,你看看再说行不?要是看上眼了少给点也行,俺弟还等着这钱救命呢!”

          鬼货?

          我一听,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鬼货也是我们这一行的行话,指的就是盗墓贼挖墓掘出来的东西,这种货一来是违法,二来刚刚从墓里挖出来的东西上面有很大几率沾染着煞气,对人没什么好处,损害身体是小,就怕招惹来一系列的邪事,所以一般人也不敢收鬼货!

          但是,我爹的这家店,以前绝对敢收鬼货,要不然他不至于跑到秦岭那边收“荒货”去!

          因为我爹有路子把这鬼货弄出去,他生前交下的那些人的联系方式我也有,李叔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他今天这是怎么了?

          想及此处,我便出口阻拦道:“李叔,等一等。”

          李叔一看我下来,面色一变,张嘴要说什么,最后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小天,这人是陕西来的,陕西那边现在可就只有秦岭那边出的鬼货最多了,他这东西不用看也知道十有**是从那里来的!”

          “东西好,鬼货也无妨嘛。”

          我笑着摆了摆手,一步走到那中年男子面前,上下打量着这中年男子,刚才离得远没注意到,现在往这人身边一站,顿时闻到他身上那股浓郁的土腥味了!

          这种土腥味很特别,我虽然以前没接触这个行当,但家里时代都是做这个的,了解的东西可是不少,一闻这股味儿我就知道这家伙是个盗墓贼了。

          常年盗墓的人身上都有这种味道——这土腥味可和种地的身上的土腥味不一样,这种腥味很刺鼻,就像是长了青苔的水放的时间久了以后发了臭的那股味道!

          看了这中年汉子以后我心里也就多少有数了,问道:“你一陕西人怎么跑到我们山西来卖东西了?”

          “唉,别提了,出了点事,我弟弟伤的重,太原这边武警医院有认识的人,所以就来这边看了。”

          中年汉子看了我一眼,问道:“小后生,你能主事不?”

          “我就是这里的老板。”

          我笑了笑:“把你的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吧?”

          一听我是老板,中年汉子的眼睛很明显一亮,连忙把背上那狭长的粗布包裹拿了下来,打开以后从里面拿出一把刀鞘腐蚀的特别严重的刀递给了我。

          看到这刀的瞬间,我眼睛就亮了,倒不是说这刀有多出色,我看上的是那刀柄!

          那刀柄完全是青白玉做成的,这已经有些年头了,上面的氧化物,用我们的行话来说就是包浆特别厚,因为在地底下埋得年代久了的原因,所以其他矿物质已经沁入表层了,深入到里面,形成了一些跟云母片差不多的亮晶晶的东西,煞是好看。

          一看这沁色我就知道这刀绝对是真的了,毕竟刀柄沁色这东西是时间积淀出来的,可是做不得假的,而且看这玉的包浆我就知道恐怕最少也得有上千年的时间了,属于先古玉了,撇开这刀不说,光是这刀柄估计就值不少钱!

          人们都说先古玉不如明清玉值钱,其实那都是屁话,只不过先古玉太难得了,流传下来的少,保存的完整的、工艺好、品相好的几乎能卖出天价,非常罕见,所以市面上流传的大都是一些赝品,值不了几个钱,久而久之的就给人一种先古玉不如明清玉值钱的错觉。

          哐啷!

          我握住刀柄,一把将这宝刀抽了出来,霎时发出一声轻吟,寒光乍现,给我吓了一大跳!

          这柄刀虽然不知道在地下埋了多久,但是却保存的极为完好,除了刀鞘腐蚀的厉害以外,刀刃几乎没有任何损伤,极为难得与珍贵!

          我心里暗道一声走眼了,连忙仔细看了起来。

          这刀青光内敛,出鞘时有“龙吟”之音,刀背直且厚,刃长在七十公分以上,看工艺应该是东汉以后才出现的“百炼刀”了,血槽非常深,也不知道这刀当初究竟杀了多少人,血槽里面到现在还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暗红色,那是喝人血喝出来的,在刀柄的位置刻着六个小字——“刀百辟,心不易”!

          一看到这六个小字,我的面色当时就变了!!

          我家世代都是干这个的,之前我父亲在的时候我虽然一直没机会碰这个,但家里的那些有关于各代宝物的记载我可没少看,这刀的种种特征让我想到了一柄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宝刀——百辟刀!

          百辟刀相传是东汉曹操下令打造的五口绝世好刀,给了儿子三把,他自己留了两把,据说吹毛即断,锋利无匹,斩金截玉无所不能,所以有了百辟之名,只不过后世从来都没有出土过,所以它和“十大名剑”差不多,都成了一个传说。

          我仔细看着手里的这把刀的每一个细节,良久,才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气——应该是没错了,这绝对是那传说中的五口百辟刀里的一把!!

          我有些惊叹,这中年汉子到底他妈的倒了个什么斗啊,竟然给百辟刀都捣鼓出来了,像这种名剑名刀一直都是传说中的东西,别说什么轩辕夏禹剑之类的神器了,到现在为止就出土过一把吴王夫差剑,几乎卖出了天价,我爷爷还活着的时候就说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经手一把神兵,没想到到我这里竟然实现了。

          只是,如此神兵,就凭我爸给我留下的那点家底,我能收购的起吗?

          这把刀我估计最少都能卖七位数,而且还是五打头的,绝对是国宝了,被逮到那是要杀头的!!

          一时间我陷入了良久的犹豫。

          那中年汉子可能是看我沉默了,不禁有些担心的问道:“小后生,俺这东西你能要不?”

          “说实话,我不太敢要。”

          我长长吐出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如果你给的价合适的话,我能考虑考虑。

          大哥,你别怀疑我这么说是在压你价,你这东西来路不干净,还他妈怪吓人的,我估计这古董一条街里也就只有我敢要了!”

          这话也没骗他,这百辟刀绝对是国之重器,路子不够坚挺的人收了也倒腾不出去,死在自个儿手里就是个祸患,指不定啥时候走漏了风声就得蹲号子吃枪子儿,这古董一条街里的人我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他们没能力要,也不敢要这东西!

          至于我……

          如果我能收购的起的话,我倒是敢要,我爸给我留下的那些门路绝对能把这东西捣鼓出去!!

          那中年汉子一听我这话,脸当时就绿了:“小后生,这东西可是俺差点拼了命才弄到手的,你好歹……”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我一挥手打断了:“你想要多少钱,报个价,我看我能不能要,能要我收,不能要你就去别地儿试试!”

          那汉子犹豫了,过了良久,才咬牙道:“一万,行不?”

          我当时就瞪大了眼。

          这么……便宜?

          原本我以为他会要个天价,结果才要一万,看来这家伙也真是不懂行了,不过这些我没敢表现在脸上半点儿,假装犹豫了半天才点了点头:“行,看你家里挺困难的,那就一万吧!”

          我给了他钱以后,又留了他个电话,让他以后有什么东西往我这里拿,我也看出来了,这汉子八成是发现了个大墓,能出这百辟刀的墓我估计不是什么简单的墓,没准儿以后还能有什么好东西呢。

          做了这一票,我心里着实兴奋的很,找找我爸以前的路子,把这东西弄出去老子就成百万富翁了,那种感觉没法言表,当下就兴奋的一摆手:“行了,李叔,今天咱提前下班去庆祝庆祝!”

          “小天,我就不去了。”

          李叔叹了口气,显得心事重重的,有些欲言又止,过了良久才忽然冒出:“小天,你既然收了这东西叔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可万一你要是碰到啥不对劲儿的事的话,可得立马告诉我。”

          “能有啥事儿。”

          我笑了笑,当时真的是太兴奋了,根本没注意到李叔脸上的忧虑,当时的我更不知道的是——就因为我这一次的贪婪,我险些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

      摸金天师(活人回避):紫襟故事0条评论